商海人物
  特别策划
  纵横职场
欢迎投稿
 
首页->> 纵横商海 ->>正文  
 
解读山寨制造,反思现代商业文明
作者: sunyes
责任编辑: 发布日期: 2009年02月23日

作者:潘九堂

不过,随着山寨手机、山寨制造及衍生的山寨文化在2008年达到顶峰的同时,有关它们的争论也越显激烈——赞同者津津乐道于它们的创新和草根精神,鼓吹是历史的进步,是平民的胜利;反对者则抓住其践踏知识产权和规避相关法律的原罪不放,斥之为文明的倒退,是社会的堕落。而当政者的态度暧昧,打击和所谓的招安政策并存——例如在手机行业,2008年有关部门放松了牌照制度和简化了入网认证,也在奥运会前夕对山寨手机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严打,但后来又不了了之。

争论归争论,实体经济的“山寨化”依然高歌猛进,从最初的山寨手机漫延到数码相机和平板电视,山寨上网笔记本的火爆也一触即发。事实上,山寨化现象不仅在电子产业,也早已经在其他行业广泛存在,甚至是一个全球化的产业现象。例如,服装行业ZARA/H&M和山寨手机的成功秘密如出一辙;经济型酒店就是酒店产业的山寨化;Google和百度(连接无数小广告商和网站)是互联网广告产业的山寨化;沃尔玛销售的大量无品牌产品和自有品牌百货本质上就是山寨制造;淘宝网本质就是网上深圳华强北……。而在文艺界,超女/快男(山寨艺人)、《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各类DV影片(山寨电影)、《百家讲坛》(山寨学者)等山寨化现象也层出不穷。

从产品表现形式上来说,如果把品牌产品视为现代商业文明的结晶的话,那么山寨制造则一方面是模仿,另一方面则是对现代商业文明的反叛和讽刺:山寨产品常常是前现代(成本低廉、做工略显粗糙、无视知识产权保护)和后现代(互联网,反精英,夸张性模仿/无厘头/恶搞)元素的结合。与此同时,山寨产业的产品定义(低端产品也有丰富功能)、产品定价(一步到底)、质量要求(差不多就好)、产业分工和合作模式(群狼咬死猛虎)等,也不断挑战我们对现代商业文明的理解:品牌、质量和技术为先、知识产权保护、产品区隔定价、规模效应。

抛开对山寨的偏见和狂热,从宏观和微观角度上更深入分析山寨制造和山寨文化,就会发现,表面上的灰色甚至违法因素其实只占它们成功原因的一小部分——所谓灰色大多是垄断经济环境下中国民营企业通常意义的原罪。它们的成功,更多是既顺应和利用了全球政治、经济、文化和技术上的发展趋势,也反映了中国的特殊国情:全球性的“下流社会”化趋势和新兴消费者涌现,需要新的产品定义和定价模式,技术成熟、中国企业研发和管理能力落后、社会信息化程度提高,推动新的产业分工和合作模式……。我再一次惊奇地发现,在赤裸裸侵犯知识产权和血淋淋价格战同时,山寨制造身上也隐现目前最新的经营理念实践——如“长尾理论”和“维基经济学”等。

山寨制造和山寨文化,是昙花一现还是会愈演愈烈?这是过去几个月来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事后分析总是能够自圆其说,能够预测未来才是真正的高手。坦率地说,我不是高手,我不能够预测未来,但我想以一个很空虚的反问代替我的回答:现代商业文明/商业模式,是建立在几亿欧美人现代化的成功经验基础上,但是能够承载(亚非拉美国家)几十亿人的现代化吗?——山寨化的时代背景正是亚非拉美国家几十亿人的现代化进程。欧美国家的生产和消费模式,是理所当然和不变的真理,还是我们可能需要另一条道路?或者说,是否有一条介于传统和山寨间的新道路?

对山寨制造和山寨文化最严厉的批评通常是,它们违反游戏规则甚至是法律——确实,这是它们的原罪,是它们成功的法宝,但也可能是未来葬送自己的祸根,所谓“革.命者被革.命”。不过,当成千上万的人争先恐后去打破规则的时候——例如30年前大量偷偷摸摸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安徽小岗村农民,例如当年成千上万的广东人逃往香港;通常我们需要反思两点:一是所谓的规则,是不是只是台面上的规则,台面下还有潜规则,只要不打破潜规则,大家就可以心照不宣?二是所谓规则的合理性,是否值得反思,是否反映了普通人的利益,是否需要改变?(

举一个我个人的例子。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两年间的饭局上,我多次听到这样段子,证明一个人在北京混得还行,有三样:入学,家里有小孩子,能够顺利入学;看病,家里有病人,能够在大点医院挂得上号;捞人,家里有人犯了事,能够在局子里把人捞出来。虽然我一直还为自己是一个勤奋努力工作的人感到自豪,但每次我听到这个段子,都觉得自己很失败——但愿这只是我个人的失败。入学和捞人我没有遇到过,但是我却有好几次清晨四点起床去大医院挂号看病的经历。当我一路咒骂着赶到医院,看着医院里早排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很多都是满眼悲伤、疲惫夹杂着麻木的农民,我的情绪也由咒骂变成悲哀和叹息,对黑诊所/山寨医院为何屡禁不止也有所理解了。

你我都还不算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但我们的生活已经如此艰难,那些最底层的人生活又会如何呢?所以我的朋友张国斌一直告诫某些精英们,在评论“山寨制造”和山寨文化前一定要“对普通大众怀有一颗关怀和慈悲之心”。在知名乐评人王小峰关于“狗仔队”的最新DV电影《你丫真狠》中,“狗仔队”有这样一段这样让人发笑但又让人辛酸的台词——你说我不挺身而出,咱老百姓看什么啊,咱老百姓没有啥追求,房子买不起,小汽车坐不起,高级酒店住不起,二奶包不起,情人养不起,都混到这份上了,你让大家意淫一下,有什么不好啊?

所以,有人说山寨产品利用了普通老百姓的“俗气”——例如喜欢假宝石手机、跑车手机和大喇叭手机等等,更是显得可笑。当我们的某些官员还停留在出国赌博和嫖妓,当中上层精英还停留在喝红酒加雪碧喝芝华士加绿茶、住三流西式洋楼、抖富和及时行乐的时候,为何对普通老百姓要求那么高呢——事实上,草根人群的消费和行为模式,说到底是对他所接触到的“精英层”的模仿,在一个家庭中,是子女对父母的模仿,在一个公司里,是员工对老板的模仿……,因此如果说草根人群“俗”的话,那么根源也是在所谓的精英层那里。在知名学者陈丹青的《退步集》里,我们看到了一副“穿西装打领带的农村青年”的照片,边上的注解是“他仿效的并非是真的香港人或西方人,而是本村第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人”。

哪里有山寨,哪里就一定有精英垄断和官商;哪里充斥着潜规则,哪里就盛行江湖文化。如果说山寨制造和山寨文化是“恶之花”,那么“恶”也可能隐藏在现代商业文明中。就好象我认为大人教育小孩子的同时也应该是一个自我反省和自我教育的过程——极端地说,小孩子所有的问题,都是大人的问题,都可以在大人身上找到根源,越反省和检讨自己,才能够越理解自己的孩子。无论是善还是恶,山寨也是现代商业文明中的一个产物,深入解析山寨制造,同时也是一个反思现代商业文明的过程,只有反思越彻底,就会越理解山寨制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最后总结一下,山寨文化的核心,是新平民社会里草根人群对精英政治、商业和文化的讽刺和反叛当然也夹杂着向往,是草根人群渴望被关注、平等参与和共享现代文明的另类表达,而山寨制造正是这种时代背景下的产物。山寨制造和山寨文化,是现代精英文化/商业模式在新\平民时代遭遇的最初尴尬。尽管山寨和精英目前打得难解难分,但它们正一起孕育新经济、文化和技术背景下的新商业模式——因为说到底,山寨和精英其实是前世和今生的关系,互为因果,互为彼此。

(注:本文作者是南方农民工,飘忽在山寨与书房之间,目前在一本正经研究山寨制造和山寨文化。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各行各业的朋友和作者探讨山寨化现象,他的邮件是panjiutang@gmail.com)

 
 
  发给好友 我要报错 投稿给我们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站内导航 | 总编在线 | 杂志简介 | 读者构成 | 免费订阅 | 广告咨询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版权所有 (C) 2006 《电子制程方案》杂志网站  粤ICP备07018571号-1
    照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