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人物
  特别策划
  纵横职场
欢迎投稿
 
首页->> 纵横商海 ->>正文  
 
特别策划:从量变到质变——中国电子制造业发展趋势与发展战略
作者: 揭丽娜
责任编辑: 发布日期: 2007年09月27日
      中国电子制造业应当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这是当前经济学界、管理层、媒体和社会公众所关注的一个热点,这也是由于新一轮经济高位运行和重化工业化过程加速,以及各种经济与社会矛盾凸显的背景下,所引发的对我国经济与社会发展战略的思考。
      印度2006年FDI为90-100亿美金,扬言到2010年要累计达到3000亿美金。上世纪90年代以前,FDI主要集中在工业发达国家之间的并购,在于产业的水平分工,90年代以后FDI明显地趋向发展中国家的产业转移,在于产业的垂直分工,且势头正旺,你不承接转移,别人就会承接。何去何从,是进?是退?得要有一个战略把握,关键是在经济全球化大潮中结合国情找到自己的位置—差异化生存之道。在我国的制造工业中,电子制造和相关的产业链一直是重头戏。我国的电子制造业正在强调创新的大环境中实现着从“量变”到“质变”。
      中国要做“制造中心”还是“研发中心”
     “世界供应基地”、“世界工厂”的这顶帽子,考证起来,并不是中国人自己首先给自己安的称谓,不管中国人是否乐意接受,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制造业产品的采购中心。面对这种经济格局,存在着两种不同的看法:
      一种是“来之不易”,是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价值链中和全球化国际分工中的一个地位突显,应充分利用,中国有2-3亿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和每年近1000万人的就业压力,我们不能齐刷刷地去干研发,这是由于中国二元经济特征所驱使的必然结果,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历史机遇。一种观点是“不做世界加工车间,要做世界研发中心”,对“世界工厂”的提法不屑一顾,好像“世界工厂”是一顶不光彩的帽子。
     在十六大报告中首先提出的“新型工业化道路”,给定了5个边际条件: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影响小,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科技界强调高技术,环境学界强调可持续发展,经济学界强调比较优势,企业界强调效益。管理层如何平衡?中国应当走什么样的工业化道路?这的确是一个需要认真把握的发展战略问题。经过这几年的梳理,决策层思路逐渐清晰:以人为本,经济与社会、城乡、地区、资源与环境和国内外均衡协调的科学发展观成为中国当前发展道路的理性选择。
      国家创新和营销服务战略是后WTO时代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
     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和产业结构的调整势在必行,创新能力不足,现代服务业不发育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软肋:
     1、创新能力不强
     关键技术自给率低,技术对外依赖度达50%,60%的装备需进口,科技对发展的贡献率仅占30%多,发明专利只占世界总量的1.8%,中国经济发展主要靠外来关键技术和装备的支撑。
     2、现代服务业不发育
     经调整后,2004年中国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为40%,作为下中等收人国家,却低于世界低收人国家45%的平均水平。这个比率经调整上升后,依旧会继续下降。
     3、创新和营销服务能力的缺失,使中国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
支撑中国企业生存的一是依靠低成本劳力优势,靠低价格竞争,缺乏资金和技术的积累。二是依靠宏观经济高速发展支持下的本土市场优势,强宏观,弱企业。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50-60%,但投资收益又低于资金成本,难以为继。
      4、创新路径选择不当致使科技与经济脱节
      创新路径各国采取了不同的选择,美国杜鲁门总统的科学顾问布什的一句名言:“科学— 无止境的前沿”曾左右了美国科学发展的道路,注重基础科学研究,涌现了不少源头创新,出了不少诺贝尔奖得主。技术创新以企业为主体,必然地以市场为基础,科技实力与国力无人望其项背,但复制美国模式很难。英国基础科学研究也很强,获诺贝尔奖得主也多,但没有一个像样的产业。法、德选择了技术路线,虽获诺贝尔奖不多,但有竞争力的产品很多。日、韩在技术研发上下功夫,采取了引进—消化—再创新的模式,卓有成效。中国倾羡美国模式,偏重依靠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成果转化,但创新的市场化基础不够,大多是技术驱动型的创新,效果甚微,而引进技术不注重消化,引进—落后—再引进,陷人依赖陷阱,所以美国道路、日韩道路都没有走通。中国的科技发展道路需要反思。
      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电子制造业发展趋势及发展战略选择
     1、世界电子制造业的资源优化配置已经突破了车间—企业—社会—国家的界线,正在全球范围内寻求优化配置。 
      回顾世界工业化先行国家发展的历史进程,制造模式随着世界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演绎了不少具有典型发展阶段特征的制造模式,制造模式沿着大规模流水生产—精益生产—敏捷制造——全球制造的轨迹演进,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及信息网络化的支撑下突破国界流动,大大地促进了全球制造。
      全球制造改变了世界经济的格局,这也正是“中国—世界工厂”凸现的时代背景,世界经济格局的调整及产业的转移已经成为一个实事。有的学者描述今后若干年世界经济的格局:
      可移动的商品:工业发达国家研发—发展中国家生产—世界范围内销售(而这种国际分工格局的改变,取决于发展中国家的研发和营销服务能力的提高,以及工业发达国家高投人,高增值的研发能力的持续能力,不论工业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挑战)。
      中国与印度谁主本世纪沉浮?成为当前一个议论的热点,一个制造业强些,一个服务业强些,问题不在当前两者处于何种位置,重要的是我们的邻居未来会处于何种位置?实际上这是一场全方位的竞争。经济全球化已经是一个实事,是一个客观的历史进程,任何国家都无法置身其外,事实证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闭关锁国的状态下生存下去,我们不可能再回到高筑墙、深挖洞的年代,全球化是不可抗拒的,抗拒全球化,或屈从全球化,到头来付出的代价更大,或可能被边缘化。
      但中国在世界电子制造业产业转移中处于被动从属的地位,利用扭曲的土地、劳力和资本等要素价格,以及税收优惠,赚取辛苦钱的“房东经济”,由于产业链短,引发不了居民的财富效应,导致了长骨头不长肉的经济增长,这种经济增长方式必须改变,价值链中的主角必须改变,应积极主动地整合世界研发和营销渠道资源,利用自身的比较优势,进而拓展世界市场的角色调整。
      2、制造业企业缩短产业链,专注自身核心竞争力的提高已成为世界制造业企业的变革趋势。
      制造业企业专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提高已成为世界制造业企业的一个变革趋势,上世纪末席卷欧美企业的突出核心业务,突出核心竞争力的风暴正是在此时代背景下进行的。市场竞争的本质是专业化的竞争,零部件的集中生产及工艺的专业化生产以及生产活动外置和服务外包已经成为趋势,是当今制造业企业主要的变革方向,这也正应了经济学家减低交易成本的概念:“市场机制总能把企业对市场的替代限制到能使社会总成本最小的程度”(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
      但中国电子制造业企业似乎尚处于样样都得有的原始扩张思维中,企业自供、自产、自销的传统一体化经营模式仍较普遍,工业企业流动资金周转一年仅1.62次,企业流动资金贷款相当于GDP的70%,资金效率之低实属罕见,企业盈利和资金积累能力非常弱,技术创新的动力和资金支持力度不足,制造业企业的整体竞争能力较弱。
       3、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的融合互动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趋势。
      制造业与服务亚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关系愈来愈密切,从制造业发展看,服务化趋势日益显现,从服务业发展看,生产性服务(中间投人服务),亦即研发、供应、销售服务,也就是现代服务业日益兴起。服务——工业化(Service-Industrialization)已成为一种趋势。创新——生产——营销一体化特征日益明显。
      服务业的生产性服务:金融、风险投资、物流、供应链、分销、售后服务、人力资源培训、会计、税务、研发、设计、制造技术等专业中介服务成为新兴服务业,经济活动由制造为中心日渐变为以创新与营销为中心。中国已进人产品经济向服务经济的过渡,过去加年产品是稀缺资源,产品制造是整个经济价值的核心,当前,现代服务业(中间投人服务业)正在成为制造业企业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商品竞争力的关键手段。
      但中国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滞后,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中国制造业的突破在业外,在企业围墙之外,在于细化深化社会专业分工,优化资源配置,降低社会交易成本。
     管理创新是创新的原动力,企业家是创新的主要推动力
     1912年,经济学家熊彼得首次提出“创新”的概念,并将创新定义为“企业家对生产要素的新组合”,认为“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因。熊彼得创新概念涵盖了产品、工艺、市场、组织和生产要素等五种创新形式。
     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列茨认为:“影响一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关键因素除了物质资本、人力资本和知识以外,另一种资本是社会和组织资本,变革的速度和模式取决于这种资本的形成,国力的增长也取决于这种社会和组织资本。”中国有让世人羡慕的高储蓄率、高FDI,庞大的科技队伍、取之不竭的劳力资源,因此,中国不缺钱、劳力、科技,唯独稀缺的是社会组织资源,这是转型国家的共同点,也是中国的当务之急。国家创新系统的始推动者Freeman认为,对国家创新系统来说“社会能力是必不可少的,社会能力的建设比技术能力的建设更复杂。”中国的决策层和地方管理层似乎也已认识到了这一点,国家创新体系社会能力建设已提上了日程。
      进人新世纪以来,中国制造业已进人新一轮需求刺激的急速扩张周期,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基础设施建设如火如荼,电力建设、高速公路建设、港口建设、通讯网络建设等均刷新了先行工业发达国家的增长速度和绝对增长数量,以及全球化进程的加速,国际贸易大国地位的确立均刺激了重化工业化进程,天时、地利、人和给中国制造业发展带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机遇。
      中国制造业的软肋在于国有企业市场化转型的迟缓,产业升级的创新和营销能力欠缺,以及资源、能源瓶颈和环境约束,这些挑战也是史无前例的,也在挑战中国管理层、企业界和学术界的智慧和创新能力。我想,中国能赢得这场挑战。
      相关链接  经典的创新案例
     1、创新了一个新的生产方式
     福特的大规模流水生产模式:福特按照亚当·斯密劳动分工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理论,开创了大规模流水生产方式,大大地降低了汽车成本,汽车才真正进人家庭,现代管理之父德鲁克评价这一创新对社会基础带来的变革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丰田的精益生产模式:丰田创始人丰田英二等创立的精益生产模式一举颠覆了美国世界制造业霸主的地位,精益生产模式核心理念:“贴近客户,善待员工,低成本,零缺陷”已经变成了世界制造业企业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
     2、创新了一个企业组织结构
     通用汽车的原总裁斯隆创新了一个大企业联邦式分权的管理模式— 事业部机制,平衡了企业集权和分权的利弊,挽救了通用汽车并造就了一个世界最大的工业企业,这种分权的组织结构已经成为世界现代大公司的主要管理架构。
     3、创新了一个新的直销模式
     世界500强企业中最年轻的CEO戴尔成功地整合了别人的制造资源,快速响应市场,为用户量身订做个性化的PC,他没有什么我们看重的技术创新,也只是创新了一种营销方式,如没有一个强大的供应链服务商、物流商的贴身相助,就不会有戴尔。
     4、创新了一个新的产品
      Intel的原CEO摩尔的脍炙人口的摩尔定律和其日新月异的产品,再珠联璧合上比尔·盖茨的视窗系统,一举颠覆了IBM IT精英们的帝国,造就了一个全新的PC机时代,对世界信息化发展功不可没。
     5、创新了一个全新的销售服务理念
     IBM刚离职的CEO郭士纳,一个IT外行,不理会IBM IT精英们的技术驱动思维,而向下顺应了rr客户们的需求,将硬件、软件、销售服务三位一体的给客户一个信息化的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的概念油然而生。这就是创新的内涵:创新渊于客户需求。IBM及制造业的长青树GE的服务业收人均已超过了50%。
      6、创新了一个供应链方式
     法国人雷诺——日产CEO戈恩·卡洛斯,人称汽车行业的成本杀手,挽救了日产,成为工业界的一个新星,他的成功在于成本管理,突破了日本企业的配套供应的企业依存关系,创新了生产要素管理,日产翻身了,卡洛斯也出名了。
       由以上案例,可得出几点结论:1.创新的源泉在于市场需求。2.企业家是创新的主要驱动力。   3.创新不仅仅是技术创新。4.企业是创新的主体。
 
 
  发给好友 我要报错 投稿给我们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站内导航 | 总编在线 | 杂志简介 | 读者构成 | 免费订阅 | 广告咨询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版权所有 (C) 2006 《电子制程方案》杂志网站  粤ICP备07018571号-1
    照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