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前沿
  营销讲堂
  学者专栏
  品牌实战
欢迎投稿
首页->> 经营管理 ->>正文  
 
中国企业困境与出路
作者: 本刊记者/唐亚静
责任编辑: 发布日期: 2007年01月05日
——郎咸平、郭凡生CEO讲坛上的观点对决
 
 
      盛夏八月,中外500强CEO大讲堂在深圳举办,600多位商界精英欢聚一堂,共同探讨全球化浪潮中的中外500强与中国经济的议题。其中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与慧聪网CEO郭凡生的演讲更是因为见解各异,使得现场精彩不断,气氛一次次达到高潮,对于参与者来说,无疑,这是一场智慧碰撞的饕餮大餐。
 
企业失败与成功的原因
 
郎咸平:一个企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但成功的原因只有一个。

 
      郎咸平开场就发表了 “中国企业家在不断重复着低级的错误。”“中国的企业根本不可能做大做强。”等言论。接下来,他批判了中国企业制度以及国内恶劣经营环境。郎咸平认为,中国企业家喜欢做大做强的心态,实际上是一种“世界500强的病态心理”,这种病态代表什么意思呢?代表浮躁、喜欢投机取巧,而不是要一步一个脚印把企业做好。
      为什么这么多的中国企业纷纷面临相同的命运?除了营商环境相对恶劣、企业家思维僵化之外,主要的一条就是企业对风险的控制失当。以香港的长江实业、新鸿基、宏基造业、和记黄埔“四大天王”为例,香港“四大天王”的资本负债率只有20%,但是内地的不少企业甚至包括一些上市公司的资本负债率已经高达100%-300%之间。相比之下的数据让人触目惊心。郎咸平指出,不管是金融危机之前还是之后,香港“四大天王”平均保有的现金比例都在10%-20%之间,而他们的负债比例都在20%左右。这是企业在遵循经济规律运行。一个企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但成功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风险控制。
 
郭凡生:所有的成功都因为创造,它一定是百花齐放的,一定是多样化的。

      大步走上演讲台的郭凡生立即语出惊人:“我认为,这不对!”郭凡生首先抛出一个问题:“我来问大家,香港‘四大天王’了不起、非常好,但是香港这几年的经济增长率也只有2%;郎教授说内地的企业不可能做大做强,但是我们却取得让全世界瞩目的骄人业绩。郎教授说企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但成功的原因只有一个。我认为,这不对!大学教授总要把所有的东西总结到他的逻辑轨迹上,我告诉大家,所有的成功都因为创造,它一定是百花齐放的,一定是多样化。比如Google的模式和IBM的方式能够一样吗?如果用现金流的模式管理Google,它第一天就不应该存在。”
      郭凡生针对郎咸平的观点还指出,中国今天是强大的,企业是强大的,管理同样也是强大的。然而面对中国企业的发展,中国经济学术界的总结是弱小的。他们没能把一个伟大的成长空间的逻辑关系找到,就拿外国的方式中的优点来套中国的公司缺点。中国从贫困走到小康用了10年,人均GDP从100美元增加到1000美元用了20年,我们用20年走了西方国家80年所走的路。伟大的增长、健康的发展表明它的背后一定有一种伟大的管理模式,有一种创造型的企业制度正在冉冉升起。美国的企业管得好,不是依然出了安然公司这样的丑闻吗?美国的公司管得好,为什么全世界的资金大量涌入中国?所有的国家管理都比中国好,为什么今天中国的产量已经相当于日本和美国的总和?在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中,郭凡生亮出了自己的观点:中国的企业成功,中国民营企业的成长,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知道,如果完全按照别人的模式发展,我们将永远跪在别人的面前,这是不行的!
      所以,从任何一个角度总结企业的成功和失败都有它的道理。失败是多样化的,成功也是多样化的。
 
恶劣的营商环境
 
郎咸平:恶性竞争严重灼伤每一个企业,而且往往会导致最好的企业最先被淘汰。
 
      我们过去主张计划经济,而今天是从计划经济的极左思维完全转变到一个极右的自由竞争思维。盲目的自由竞争带给我们的是,产业水平低、重复浪费严重。一个企业,当他想做到精益求精,想做研发创造都很难。只要在某个领域内能够赚取丰厚的利润,立即就会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企业蜂拥而上,既而开始杀价竞争。中国的自由竞争的现状完全不同与西方自由竞争的常态,西方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在一个法制规范下的有序竞争。中国市场腐败的潜规则取代了法制。在这种潜规则下,一个想要潜心研究,想精益求精的企业很可能最先被淘汰。
郎咸平给现场听众举了个例子,用它来说明中国当前的营商环境,“如果在一场舞会里,有5位男士和5位女士。那么最后这5位男士当中谁会得到和其中最漂亮的女士跳舞的机会呢?”没等大家转过弯来郎咸平就讲开了:其中那位最漂亮的女士肯定是所有男士都想追逐的对象。按照自由竞争理论,这5位男士首先要打成一团,不管是比名声、比财富、比长相,最后只有一个胜出男士有资格和最漂亮的女士结成舞伴。而当剩下的4位男士再去找那4位女士的时候,4位女士则会因自己不是首选而拒绝和他们跳舞。结果是成了一对毁了四对。在预测到这种结果之后,这5位男士有可能会反过来合谋,我们去找不是最漂亮的那4位女士,至少可以成四对,所以没有人敢找漂亮女士跳舞。最后成了四对,但最漂亮的女士则被淘汰掉。
      “这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纳什关于自由竞争的一个形象的比喻”,郎咸平说,“在我看来纳什的比喻非常符合我们目前的现状。”郎咸平认为,中国企业面临的问题是国企效率不行,民企一样不行,而且民营企业越来越像国有企业,我们未来的很有可能是国企和民企双双陷入危机,尤其是在跨国公司不断进入中国的情况下,国企和民企的未来令人担忧。
 
郭凡生:中国企业一样可以与外国企业在市场上同台竞技,并且取得了极其伟大的成功。
      郭凡生则丝毫不认同郎咸平对于中国企业生存环境和未来发展的观点。郭凡生说,当今企业最有比较性的是互联网企业,互联网企业代表当今最高的资本和管理水平。互联网一共火了三把:第一把火的是AOL和雅虎的崛起;第二是亚马逊的崛起;第三是搜索引擎的崛起。可以讲这些企业是全世界的“大腕”,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进入中国的公司全面失败。雅虎进入中国到今天,唯一创造的记录是亏损了几亿美元,而中国新浪、网易、搜狐、百度、QQ,这五大门户谁都比他挣钱多;亚马逊今天的卓越和当年的卓越也不一样,当年卓越和当当是并驾齐驱的两个公司,而今天当当的市场份额已经是卓越的2-3倍,伟大的Google打遍天下无敌手,它现在怎么样?跟百度的差距在拉大而不是缩小。
      香港近两年的经济增长只有2%,而中国大陆却取得了让全世界瞩目的骄人的业绩。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听着别人怎样做,自己来做;市场化以后我们看着别人怎样做,我们来做,”郭凡生越说越激动,“而今天我们跟别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做的时候,事实证明,中国企业一样可以与外国企业在市场上同台竞技,并且取得了极其伟大的成功。”
 
如何应对当前的营商环境
 
朗咸平:未来卓绝的企业应该遵循的模式是:低负债,高现金流,低成长,行业互补,现金流打底。追求的应该是最佳的风险管理,而不是赚多少钱。
 
      朗咸平提出了几点解决之道:
      1、产业整合
      以整合思维取代自由竞争的思维。面对目前的无序竞争、资源浪费、法制观念淡薄等现象,需要出现一个强有力的主导力量,在产业内部形成一个区域性的垄断。只有达到一定的区域性垄断,才能提高经济利润,实现一定的盈利后才有能力做研发,才可能将企业做强。
      2、风险控制
德隆的倒台很大原因是由于风险投资的失败。德隆涉及的领域有农业、工业、金融,希望以金融和产业为“两翼”,以金融的资金来资助产业的发展,达到做大做强的目的。这样也使得企业发展成为了一个难以控制的局面。一个企业只要盲目的做大,就很难有稳定的经营。
企业以金融和产业为“两翼”的发展模式并非大势所趋。在世界100强当中,有20家是具有金融服务业的制造业。在这20家当中,金融占5%以上的有5家,而这5家中有4家的金融公司只是租赁公司,负责贷款给自己的客户,用来购买自己的产品。所以他们也不能算真正独立的银行,金融控股式的只有通用电气。而这几年,通用电器的股东和媒体在不断呼吁通用电器分开金融。而在中国这样法制尚未健全的环境当中,企业涉足金融更可能会重蹈德隆资金黑洞的覆辙。
      3、选择多元化行业必须互补
企业如果想通过多元化来做大做强,那么所选择的多元化行业必须是互补的,行业负相关可以分散企业风险,通过互补达到稳定的现金流。朗咸平用和记黄埔的案例来说明:和记黄埔一共跨7个行业,包括港口、电信、房地产、零售、能源、基础建设、财务以及投资。最好的行业利润可达200%,最差的行业利润为-50%。这7大行业是负相关的,把这7个行业利润大小取一个平均数之后,利润波幅由原来的-50%到200%缩小到了-5%到20%,风险足足缩小了10倍。每个行业之间的波幅有上必有下,有下必有上,形成的是互补的趋势。企业家在投资时不应该只想到能够赚多少钱,真正卓绝的企业家应该是想到当投资一个行业失败后,可以用自己另外的什么行业来弥补这个。如果可以弥补这样才做。
      朗咸平最后总结:未来卓绝的企业一定是低负债,高现金流,低成长,行业互补,现金流打底。追求的应该是最佳的风险管理,而不是赚多少钱。在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可以持续经营。能够经受住几次金融危机而不倒的,必将成为行业的翘首。
 
郭凡生: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郭凡生认为中国要靠创新来开拓中国企业未来。中国生产着全世界50%以上的家电。一位生产着同样品种家电,全世界占有率为30%的家电巨头跟我说道,“我的产品非常好,如果贴上另外一个国外公司的牌子,利润会高5-10倍。”为什么生产一台产品,制造商只能拿10%的利润,而贴牌的企业却能拿90%。这就是制造和创造的区别。如果制造商再将自己员工的工资涨一倍,谁还敢说自己有利润可言。
      中国经济是成功的,但是中国的经济和中国企业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出路,也就是将自己的利润提高。为什么拿这么低的利润,原因就在于我们的企业不是创造性企业。从根本上看这种差别是制度的差别。
      我们的社会从工业化社会,到后工业化社会,也就是说进入信息化社会以后,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方式发生了变化。在工业化生产中,我们最短缺的是资金,所以在这个时候一切利润归资本,是谁投资谁受益,投资者承担风险。这种以资本为核心的制度让人类文明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信息社会,我们发现,相对于资本来说,我们更加短缺的是知识、人才。许多闲置的资本找不到好的项目去投资是因为没有优秀的管理人才,没有好的科技发展。
      我们可以看到世界早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富人变成穷人的机率增大了,小企业发展成为大企业的时间加快了。加快的原因不是因为资本,而是因为有知识有能力的人可以更好的控制风险了。Google创造了全世界IT业的神话,而Google的几个创始人并没有给Google投很多的钱,他们投入的是能力。雅虎创始人杨志远,当他的企业还只有100万美元的时候,孙忠毅给他投入了1亿美元进去。而孙忠毅只占了30%的股份,杨志远和他的团队占有70%的股份。当雅虎上市时,一夜之间创造了几百个百万富翁,而这些人也不是因为他投了钱,而是因为他有能力。投资人和投知识的人共同享有企业,这个时候更强调了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合一。我们可以发现,像这种知识占大头,资本占小头,通过所有权和经营权合一的企业在当代得到了飞速的发展,而微软也正是这样做的。只有合一才是伟大的,这就是知识经济的企业。
      在创造型的制度中,人被摆到了更重要的位置。人成为了企业运行的主体。让有能力的人去管理企业,当企业成功时,他的获利应该是最大的。
 
 
  发给好友 我要报错 投稿给我们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站内导航 | 总编在线 | 杂志简介 | 读者构成 | 免费订阅 | 广告咨询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版权所有 (C) 2006 《电子制程方案》杂志网站  粤ICP备07018571号-1
    照博会